在伟人精神感召下——中国抗战中的路易·艾黎座谈会发言 朱健

2015-08-28 14:48:49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王宇环
  国际在线生态中国频道:非常荣幸能来参加今天的“中国抗战中的路易·艾黎座谈会”,也非常感谢山丹县在今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夕,组织了这次非常隆重的座谈会,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过去在兰州工作期间,有一段时间曾连续去了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金昌等地,当时对这几个城市都是很熟悉了。最后一次去甘肃是1998年,也就是那次去了山丹,去看了山丹培黎农林牧学校、看了艾黎捐赠文物陈列馆、看了艾黎何克陵园,印象很深。加上我父亲在“文革”期间曾在山丹军马场,在那里搞过很长一段时间小水电站,他也经常跟我说起山丹。所以,20多年来,只要有人跟我谈论起工合、艾黎和山丹,我就会有很多话要说,就会很激动。

  山丹的同志让我在会上发言,我想就从自己接触到的有关艾黎的几件事情说起。

  写《路易·艾黎在中国》

  今年是艾黎诞辰118周年,8年前的2006年为纪念艾黎诞辰110周年,我完成了这本《路易·艾黎在中国》。

  我在兰州长大,后又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从小就听说过艾黎的许多故事,而且非常敬佩、也非常好奇这位外国老人在甘肃河西走廊的许多事迹。后来由于父母工作调杭州,我以后也调到了杭州的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工作。在从事党史研究的过程中,发现艾黎在1939年就到过浙江,而且在那里开展过“工合”运动,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工合”这个历史名称。并由此开始关注艾黎和由他开创的“工合”事业。在收集到一些资料的基础上,特别是在工合国际副主席爱泼斯坦先生、工合国际秘书长吕宛如老师、中国工合协会秦柳芳等许多“工合”前辈的指导关怀下,1997年整理完成了《工合历程》一书。

  2005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我写了一篇《中国工业合作运动研究综述》,参加了全国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学术研讨会。这时发现,全国研究“工合”运动的人依然很少(那次全国抗战研讨会共有111篇入选,而研究“工合”的论文唯我一篇)。我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还应为研究和宣传工合、为研究和宣传艾黎尽一份力量。也是出于对艾黎的崇敬之情,促使我产生了进一步收集史料,为艾黎出一本中国作者整理的传记(当时只有《艾黎自传》和新西兰作者写的《艾黎传记》)。在征求了吕宛如老师和中共党史出版社的意见后,赶在2006年底(2007年是艾黎诞辰110周年)完成了《路易·艾黎在中国》一书。

  今天说起来还感到惭愧。我对艾黎了解的实在是太少太少,而且对艾黎的生平资料也掌握的非常不够,更谈不上对他的深入研究。记得当时征求吕宛如老师的意见时,吕老师给我回了一封信,信中除了鼓励外,有一段话我至今还记得,她说:“你考虑写艾黎传记,这当然是很好的意愿,也相信你能成功。……艾黎当然是十分杰出的一位。不知你打算从哪个角度着手?《自传》已出版在前,从中国的角度写又难免落俗套,值得认真考虑。”

  我当时也是胆大妄为,就这样居然出书了,今天想想真有点自不量力。说实在的,如果说这本书能有一点贡献,那就是对《艾黎自传》的延续,把《自传》内容以后的一些情况作了些介绍,另外就是通过中共党史出版社,将艾黎的事迹再次作了宣传。因此说,吕老师的严谨、认真和一丝不苟的精神,以及她一直以来对艾黎生平的研究和对艾黎精神的传承一直在教育鞭策着我。这期间,还得到了不少前辈和朋友的鼓励,李建平副会长来信表示支持,当时的工合促进会予以鼓励,中共党史出版社的同志也表示出极大的关注,等等。

  也就是因为我所遇到的工合的不管是老同志还是新同志,大家都是对我表吖示出最大的支持和关怀。因此,也使我忽略或者说是没去多考虑引用老同志回忆的后果,或者至少在引用后,没有向各位老同志打招呼等等。书出版后,一天,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张掖的信,打开后看到是王自刚老师的来信。尽管信中有很多的责怪,如引用老同志的回忆要打招呼,否则要造成不好的影响和误会等,但我仍然感觉在字里行间充满了一位长辈对年轻人的关心和爱护,是出于一种家庭式的批评。因为我们都是为了艾黎和工合的事业。将近20年的关注,使我对工合事业和对艾黎的事迹都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特别是从王老师那里得知《路易艾黎在中国》一书能在全国各地买到,能有这么多读者,在今天,艾黎事迹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这使我感到特别的欣慰和激动。

  听新西兰大使的赠言

  2007年5月,由中国工业合作促进会、新西兰驻华大使馆共同主办,在新西兰驻华大使馆举行了“纪念工合运动的创始者、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工合导师路易·艾黎到中国80周年纪念日活动”。在这次活动中,有一项议程就是向新西兰政府赠送《路易·艾黎在中国》一书。新西兰驻华大使包逸之先生代表新西兰政府接受赠书。这次活动,也使我深受感动和教育。特别是与新西兰大使包逸之先生的交谈和听他情真意切的致辞,使我又一次为艾黎的人格魅力所感染,为他对于中新两国人民友谊所做出的贡献和影响深远而感慨万千。

  包逸之大使说,艾黎曾在北京迎接了新西兰第一批外交官的到来,并作为重要嘉宾出席了使馆的开馆典礼。因此对新西兰使馆雇员以及整个使馆来说,艾黎称得上是他们的领袖人物。他说,在新西兰,艾黎是一个著名而遥远的人物,他的书在新西兰广为传阅,他的巡回讲座每次有数百人参加。包逸之大使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上大学时,就曾听过艾黎的公共演讲。他还谈到1976年他第一次来新西兰驻华使馆工作时,有幸在北京对外友协大院的住所拜访艾黎,与老先生对坐聊天。他们谈了新西兰,谈了政治和历史,还谈了他在中国,尤其是在工合运动中心甘肃的岁月。

  包逸之大使深情地说,艾黎为中新民间友好往来所作的历史性贡献,以及中新民间交往的重要意义和作用将是中新两国人民永恒的友谊和话题,“路易·工合·新西兰”将是三位一体的。他指出,由艾黎缔造的中新友谊的纽带,将不断发扬光大,中新友谊长青。包逸之大使特别说,正是艾黎构思和创造了“工合”这个组织,使至影响至今。

  包逸之大使特别提到,路易是一个多面手,是一位诗人、作家和社会活动家,艾黎的故事在新西兰和中国广为流传。也正是他的谦虚、他的成就、以及他对中国和新西兰发展的重要贡献,使他赢得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热爱。而他奋斗了大半生的“工合”运动也卓有成果。如果艾黎活着,他将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与新西兰关系的良好发展。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都会记着路易·艾黎的名字,因为他是中新两国友谊的使者。艾黎是伟大的新西兰人,也是伟大的中国儿子,同时还是一位伟大的国际运动者。

  包逸之大使也提到了《路易·艾黎在中国》这本书对纪念艾黎、对中新友谊所做出的贡献。对此,我则一再表示,自己个人不算什么,真正伟大的是艾黎的人格。如要感谢,应该感谢所有艾黎的朋友和亲属,是他们珍贵的回忆资料充实和丰富了此书。

1 2
分享到:
关于CIBN | 关于CRI |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CRI招聘 | CRI培训 | 广播广告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